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46684.com >
【头条】合版印刷厂彩虹光告别新三板。及印刷圈利润率止跌的平衡
发布日期:2019-05-14 19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【头条】合版印刷厂彩虹光告别新三板。及印刷圈利润率止跌的平衡区间到底在哪里?

  3月4日,合版印刷厂彩虹光正式从新三板摘牌离场。与此前多家主动申请摘牌的圈内企业不同,彩虹光是因为未能按期披露2017年年报,被股转系统强制摘牌。

  这是一次迟来的告别。早在2018年初,原本波澜不惊的彩虹光就突爆资金链危机。

  从已经披露的信息看,危机的直接导火索有两个:一是2017年底,彩虹光所在园区因环保治理停产整治;二是公司大股东、董事长因病无法履职。

  危机发酵很快。彩虹光此前涉及的一系列诉讼被公之于众,新的诉讼又接踵而来,纠纷多涉及融资租赁、民间借贷、银行借款、货款结算等,金额高的上千万、低的几十万。

  因现金流断裂、资产被查封,彩虹光早已陷入停产状态。期间,它也曾试图自救,一度克服困难恢复生产,并重组了管理层,但终究还是未能力挽狂澜。

  彩虹光来自河南郑州,是一家典型的合版印刷厂,于2015年11月在新三板挂牌。在多数老板都在埋头赚大钱的合版印刷圈,像彩虹光一样通过挂牌将财务情况公之于众的企业并不多见。

  《公开转让说明书》显示,彩虹光以单页产品为主,画册为辅,主力生产设备是小森的八色机、四色机。这些都合版印刷厂的典型配置。

  挂牌前的2014年,彩虹光的营收为3058.09万元,净利润为145.64万元,规模并不算大。挂牌后的2015年,营收就飙升至1.13亿元,净利润更是翻了两番多,达到855.48万元。

  在圈内,合版印刷以利润率高、现金流好著称,但彩虹光的资金链却似乎一直处于紧绷状态。

  2015年披露的《公开转让说明书》,便特别提示了彩虹光的短期偿债风险。明确指出,彩虹光资产负债率较高、短期偿债能力较弱,存在需履行的融资租赁合同、短期借款合同及长期借款合同,大股东垫资款需要清偿等问题,若未来未能做好资金筹划工作,将面临短期偿债风险。

  几年前,三好同学曾去过一次彩虹光。感觉上,老板为人很仗义,合影时亲自招呼几个正在开印刷机的小伙子一起来。还说了一句话,隐约记得类似: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。

  说来是这样的。在《全球最大的印刷企业有多大?及它为什么能做这么大,一年能赚多少钱?》中,三好同学提出一个问题:当国内印刷圈也出现年营收超800亿元的“巨无霸”时,利润率还会这么高吗?有老板在评论区留言:利润和规模是鱼和熊掌吗?

  鱼和熊掌的典故出自孟子。大意是:鱼是我想要的,熊掌也是我想要的,可是两个好东西不能同时得到。怎么办?

  对做企业的老板来说,利润是好东西,规模也是好东西,就像鱼和熊掌。问题是:两者真的是不可兼得的么?或者换一种更明了的问法:随着规模的扩张,企业的利润率一定会下降么?

  从某些角度来看,的确是这样的。在去年的一篇文章中,三好同学比较过国内外印刷大佬的利润率。不管是日本凸版、大日本印刷、安姆科、当纳利,规模都比裕同大得多,利润率却完全没有办法与裕同比。

  在当时拿来比较的财年里,裕同的净利润率为15.79%,安姆科为6.56%,日本凸版为2.27%,大日本印刷为1.79%,当纳利则为-7.19%。规模最小的裕同,净利润率遥遥领先。

  从裕同自身来看,这样的趋势似乎更为明显。在成功登陆资本市场的2016年,裕同的净利润率达到近年来的高点15.79%。上市两年,裕同的营收增长了30.38亿元,净利润却只增长了约7000万元,这导致其净利润率下滑4.78个百分点,降至11.01%。

  三好同学扒了一下:2013年,规模以上重点印刷企业的营收为5816.38亿元,利润总额为498.62亿元,利润率为8.57%。到2017年,营收增长19.08%,达到6926.24亿元;利润总额减少6.37%,降至466.84亿元;利润率少了1.83个百分点,为6.74%。

  这么一说,企业规模和利润率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存在负相关?看上去,规模越大,利润率越低。

  当然了,凡事都不绝对,三好同学也可以举出一些反例。通过跨界进入新兴业务领域大幅提升利润率的吉宏、恩捷、盛通就不说了,2018年刚刚晋级行业老大的合兴,在营收增长超34亿的情况下,净利润率也提高了0.21个百分点,达到1.92%。

  例子还有。2017年,3000多家平均产值1.86亿元的规模以上重点印刷企业,利润率为6.74%。而9.5万多家平均产值规模约538万元的其他印刷企业,利润率只有4.09%。

  所以,简单说“规模越大,利润率越低”,恐怕有失片面。多加几个限定词,www.56754c.com,表达会更加严谨:现阶段,如果一家印刷企业主要在行业内寻求规模的快速扩张,通常会伴随着利润率的下滑。

  道理并不是那么深奥。打个比方,不一定恰当。一对小两口艰苦创业摆了个煎饼摊,一天能做200张煎饼,一张卖5块,毛利率80%,净赚60%。后来,小两口靠卖煎饼发了财,建起了现代化的煎饼工厂,雇了100个工人在流水线万个,每张煎饼还能卖到5块钱,净赚60%吗?

  扩大生产规模的前提是要先花钱。不管是租厂房、买设备,还是招工人,都需要投入资金。而对老板来说,任何一笔投入都会转化为成本。也就是说,与生产规模扩张相伴而生的通常是投入和成本的增加。

  如果仅仅只是成本增加,问题还不大。因为规模化生产和技术的进步,通常会带来效率的提升,如果效率改善的幅度高于成本增加的比例,企业的利润率在理论上,仍有可能维持原有水平,甚至有所提升。

  问题是,在绝大多数以自由竞争为特点的印刷细分市场中,效率改善带来的利润率提升通常很难持久。这就涉及到另外一个变量:价格。

  企业想在规模扩张的同时,保持利润率不降,最理想的情况是:量价齐升,生产量和产品价格双双正向增长。

 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。比如,在一个行业的起步期或高速成长期,产能扩张的速度跟不上需求爆发的节奏,卖方掌握着绝对的市场定价权。也就是,所谓的卖方市场阶段。

  然而,对印刷这样缺少刚性技术、市场门槛的行业来说,卖方市场持续的时间不会很长。

  因为高于正常水平的利润率,会吸引嗅觉敏锐的老板和后续资本的快速进入。进来的人和钱多了,意味着产能增加,以及供需关系的逐渐逆转。这最终会拉低产品的市场价格,并波及利润率。

  改革开放40年,印刷业基本上就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。各位老板想想,现在印刷厂的生产效率跟二三十年前比,是不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?利润率为什么却不升反降?

  当然了,效率提升的幅度,可能比价格下滑的比例要大,利润率似乎不应该跌得那么多。更关键的问题在于: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企业的有些成本不可避免地会持续上涨,这会成为侵蚀利润的又一个变量。比如,圈内老板经常抱怨的人工成本、土地成本的上涨。

  可中国经济一路高速增长40年,人工、土地成本可能原地踏步吗?所有人都知道:不可能。

  这么一番推演下来,企业规模的快速扩张通常伴随着利润率的下滑,是不是就好理解一些了?

  而且,规模扩张、利润率下滑还会相互刺激,形成一种反向循环:企业规模扩张,导致利润率下滑;利润率下滑,又会进一步刺激有野心老板的扩张欲望。

  当市场处于增长期时,企业规模与利润率的反向运动,或许还不那么明显。当市场转入存量竞争阶段,规模扩张与利润率下滑的对比,就会变得更为强烈。

  因为企业要在存量整合的市场中扩大规模,通常要付出更大的代价。这多少让三好同学想明白了以前的一个疑问:为什么整合度更高的欧美印刷市场,利润率比咱们还要低?

  想想就知道,对多数老板来说,不管工厂大小,都是自己的心血和饭碗所系,不到实在熬不住了,有谁会轻易退场?当一个市场,很多老板都熬不住了,剩下的企业即使规模大一些、市场集中度高一些,行业利润率就会很快改善么?

  前些年,印刷圈有一种声音,总有一些老板觉得:通过三五年的快速洗牌,把一些小而散的印刷厂洗掉,淘汰一些过剩产能,行业利润率就会止跌反弹,自己的日子就会变得轻松。

  目前看来,这种想法显然过于乐观。原因有二:一是洗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就像美国和日本,已经洗了十几、二十年,目前仍不能说已经完成;二是产业集中度的提升,未必带来行业利润率立竿见影的触底反弹。

  说到这,有老板可能要忍不住了:三好同学是不是太悲观?按你这么说,印刷圈的利润率是不是只会下滑,没有见底、反弹的机会?

  当然不是。多数竞争性行业的利润率,最终会在某一个区间范围内达成某种平衡,直到新的颠覆性力量出现。

  当这种平衡出现时,已经进入的企业想要赚大钱不易,维持温饱和正常运转则一般没问题。由于没有太大想象空间,业外资本一般会绕道走而不是破门而入,整个行业就会进入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。

  问题是:对国内印刷圈来说,利润率止跌的平衡区间大体在哪里?三好同学不是半仙,不敢妄下结论。在这里,不妨拿美国、日本的情况做个参照。

  下面这组数据,以前曾用过:2005-2017年,美国印刷企业平均净利润率的高点为3.4%,低点为-1.4%,最近5年则在2.6%-3.0%的区间内小幅波动,走势平稳。

  而作为日本最大的两家印刷企业,日本凸版、大日本印刷2018财年的净利润率分别为2.91%、1.95%,与美国印刷企业的利润率区间基本吻合。

  假如一两个、两三个点的净利润率是美国、日本同行的常态,国内印刷企业利润率止跌的平衡区间会不会也这么低?

  根据现有统计,近年来国内印刷业的平均净利润率基本在5%左右浮动。实际数字可能更高一些,原因想必各位老板都能理解。

  未来一段时间,国内印刷业的利润率会往哪里走?在三好同学看来,波动中下行怕是大势所趋。尤其是,那些对规模扩张有着强烈冲动的大企业,利润率的趋势性下行是大概率事件。

  不过,有一点可以确信:国内印刷企业的平均利润率,短期内不会降到像美日同行那么低。

  原因有三:一是国内印刷市场整体上仍有向上的空间,虽然增速在放缓;二是国内部分印刷细分市场并非充分、自由竞争,利润率水平不会短期剧烈下滑;三是国内印刷企业在生产效率、管理的精细化程度方面,与美日同行还有差距,利润挖潜的空间还有不少,这会延缓利润率的下滑。

  从这个角度来说,在中国搞印刷还是幸运的。与其感慨规模大了,利润率低了,不如这么想:有五六个点的净利润,就达到了行业平均水平;有10个点的净利润,算是获利丰厚;有20个点的净利润,已经堪称暴利了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